对阅文集团“合同风波”背地的冷思考

  这几天网文市场风起云涌,从4月27日阅文集团高层换帅,到当初阅文集团网上掀起的“合同事件”,一个几个月前就开始履行的合同,因新管理层变更而成为众矢之的,良多舆论试图将矛头指向新治理层和腾讯,但事实是如斯吗?

  今天(5月3日)阅文集团新管理团队通过旗下微信大众号发文,对这多少天备受争议的“霸王合同”事件进行具体回应。文中对合共事件里争议话题进行了澄清:第一,拨正了合同的时光芒。阅文声名,网络上引起声讨的签约合同是阅文2019年9月推出的合同,并非如外界谣传所言是阅文高层换帅后4月28日推出的新合同,事件后新团队会对这份合同会进行相应的修改。

  (阅文集团回应)

  第二,否认了舆论适度解读的“全部免费阅读”。阅文不会推行“全部免费阅读”模式,团队会在坚持付费模式的基本上尝试新模式。微信读书上已经将针对阅文集团的限时免费运营运动已经下线。

  第三,阅文集团将会在5月6日举办一场恳谈会,阅文集团现CEO程武、总裁侯晓楠、总编辑杨晨和重要内容负责人等与部分作家委曲阅文集团的商业模式、作家生态以及作家合约等问题发展讨论。

  当然,这份声明并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对舆论市场关注的作品版权归属、作者作品优先权、付费净利润分成等抵牾核心问题,声明中并不直接阐明,然而不难从这份申明与此后将召开的恳谈会里看出阅文想要解决问题的用意,也能从市场上各类怒吼的“资本主义垄断”“高层阴谋论”里找回一点事实的声音。

  合同事件的爆发,对于刚阅历人事变动的阅文集团而言或许也是一个猝不迭防的冲击。新团队上任尚且不足一个礼拜,之前遗留的“免费阅读疑云”还未消散,首先承受了产业震荡下的阵痛。

  付费仍是免费、

  创作者还是”工具人“?

  网文市场这场直指阅文集团的“合同风波”究竟为何会发酵到当初的局面,或者可能将时光往回拨动几天。

  4月底,海内网文论坛龙的天空(以下简称“龙空”)上陆续浮现了对于阅文新合同的帖子,11月20日上市公司晚间布告速递,合同中出现的“聘请”等公约引起了网络作者们的留心,随后几天论坛上陆续有作者对阅文签约合同提出质疑,“委托创作不享受福利”“全版权独家代理”“免费阅读”等矛盾点逐个涌现。

  (龙的天空上相关合同帖子)

  有网友对合同中的不合理条款进行了总结:“1、版权全归阅文;2、打官司要作家掏钱;3.阅文有权运营作家所有社交账号;4.阅文可以随时把作品免费开放给大众看。”“霸王合同”在龙的天空上形成一波讨伐潮,港珠澳大桥海事局多举措筑牢海上疫情防线广东新闻网,同时龙空作者们草拟提议,科普提交著述法案草案程序,讨伐潮从语言发声到实际举措。

  5月初,合共事件进一步发酵,以龙空为首的局部作者群体,开端发声声讨阅文霸权合同,微博、知乎、贴吧、AB站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呈现相干探讨内容,并引起民众关注。5月2日,微博上网友“Bearry世界”转载龙废话坛的合同控诉贴转发达到8.9万,同天#阅文团体新合同被指霸道#等相关话题登上微博热搜。

  (网友“Bearry世界” 博文)

  舆论浪潮下,各方发声,看法莫衷一是。著名编剧汪海林,直接发文叱责霸王合同,“写作者不是奴隶”。

  至此,“合同事件”从龙空发酵出圈,成为了舆论市场上一场狂热的讨伐活动,网文作者们经历的不公平待遇、分歧理条款被大众有意无意放大,渲染成了内容行业创作们的奇特警钟。而曾经被百万作者奉为“理想国”的阅文集团,在凶猛的声浪之下,被舆论放到了作者们的对面。

  这场事件里,有一部分事实不可否认。阅文集团签约合同里确实存在极具争议的地方,如一刀切的版权归属问题,但是也有一部门被舆论放大的矛盾。

  除了版权之外,作者们讨伐声音最大的点在于免费阅读与枪手式写作,免费阅读直接关系到中腰部及以下作者的付费收益与福利,“枪手写作”则将平台与作者之间的委托关系变成了单方面的剥削压迫,作者失去著作权。

  免费阅读阅文集团做出了直接的否定,阅文集团提出的“新型销售模式”,更多指的是原来网文就存在的限时免费、用户时长换取阅读权限的互动机制,属于拉新促活的经营策略,如《庆余年》在播出期间也曾书影联动,以包月会员卡阅读的方法常设性取代了单章的付费机制,而这个新型销售模式与是否实行免费阅读无关。同时阅文集团也表明,不会全部实行全体免费模式。

  (《庆余年》剧版)

  同时始终以来,阅文与网文作者的关系并非雇佣关联,舆论针对“聘任”两个字进行解读将作者的福利机制革除在外,诚然阅文集团不会对作者支出如个别企业的福利成本,中超投资人会议召开 中国职业联赛新政引发烧议,如五险一金、加班费、节假日补贴及其余医疗、交通、通讯等,然而阅文采取了分成福利,“订阅+全勤+勤恳写作+道具分成+月票嘉奖”,即在作品VIP章节付费收益之外,更新4000字后每月600元的全勤褒奖、VIP章节更新到达恳求后的勤奋写作奖励、道具分成、月票等福利不会转变,作者们担心的全勤收入问题并不如舆论中那么耸动。

  而市场上探讨的“工具人写作”,委托写作之后作者没有著作权的问题,《诡秘之主》的作者爱潜水的乌贼给出了参考回应,“除非买断(一次性买断作品版权),不是委托创作,著述权是自己的”。同时,阅文集团作为平台,畸形进行版权运营,也不可能过错作者进行收益分成,《最强反套路系统》的作者太上布衣就在友人圈发文表示,前年小说IP授权出去的漫画版权,今年获得了收益分成。

  (作者爱潜水的乌贼 微博发文)

  网文行业的沉疴不是今蠢才存在的,纵横中文网的总编邪月发文表现,“阅文的新合同所谓的苛刻,只是老合同的延伸,只是把本来含糊的条款清晰化”。而这个清楚化,促使了阅文“合同事件”的爆发,并将网文平台与作者之间的抵触以狂热的情势推向大众视线。

  这场讨伐当然有它的价值意义,作为内容产业链条最上游的创作者们开始争取自己的话语权,挑明了现在市场环境中存在诸多畸形条款与不公道的待遇,试图发现一个更为健康内容环境。

  但也需要保持沉着,问题的爆发或许一个星期就足以让所有人重视,但问题的解决不可能也如此轻易,急于将阅文推向对立面的声音或许需要冷静,由于也只有阅文本人能解决问题,而它或许在试图解决,但所有须要时间。

  免费模式vsIP运营,

  网文市场下半场之战

  在阅文集团现CEO程武发表的《面孔会变,空想不会变——致网络文学作家》公开信中,他颇为动情的提到了两点,“作家是阅文最宝贵的财产”“作家的支持是阅文新超越的基础”,不解读任何附加意思,从字面上能感想到的直接信息是,阅文集团不管产生了如何变动,作为国内的龙头网文平台,它对作者资源的主要性有着明白的认知。

  然而这封信发表之后,暴发了合同风波,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大喜过望。如果查究这场风波的起因,除了那一纸措辞备受争议的合同,内因或者是这多少年网文市场的发展变革。

  一方面是免费阅读对付费阅读的冲击。即使这场讨伐风波里,作者们对于免费阅读的行动疾恶如仇,但是不是否认从2018年免费阅读出现开始,网文行业推行十几年的付费模式被冲击。

  从2018年至今,米读小说、连尚读书、番茄小说、七猫免费小说平台等免费阅读平台,以“免费+广告”的贸易模式,通过免费内容吸引用户,翻开低线城市用户市场,同时在小说中进行广告投放,让用户以阅读广告换得免费阅读。这与初期各类盗版网站的获利方式类似,被主流的付费阅读斥为“以捐躯用户阅读闭会换取流量”,但却不是否认这种引流方式打开了此前各类网文付费平台不波及的用户市场,为内容变现供应了新的思路。

  阅文集团试图进行的免费探索正是建立在这个认知上,无论是推出免费阅读平台飞读,“无比等待”开学的3种学生 学霸竟未上榜,还是阅文版权内容联合微信读书等平台进行的限时免费阅读活动,阅文集团的免费初衷不是剥削作者权力,而是通过免费模式与付费模式的叠加进一步扩大用户市场,刺激付费阅读与IP变现。

  纵横中文网的总编邪月毫不避讳的指出,“为了生存,在冲击下做一些免费的尝试,是每个公司都必须做的,不是各位想的保持付费就能够活下去。阅文在尝试掌阅在尝试纵横也在尝试,只是途径不像七猫番茄米读迈的那么大。”

  全然吸收免费阅读当然是无稽之谈,而现阶段的阅文集团与作者之间需要解决的问题或许是,如何公平适当的进行免费模式尝试,在尽可能减少作者损失与内容浪费的同时,吸引新用户进场。

  另一方面,即便是网文巨头阅文,也不得不否认,行业付费阅读进入疲惫期,内容IP产业化开发是未来内容变现的重要阵地。2019年阅文集团版权运营收入达到44.2亿,同比激增341%,占整体收入的53.0%,超过了往年的“营收大户”在线业务。娱乐市场上,用户即便没有读过《全职高手》《庆余年》《从前有座灵剑山》等阅文集团的小说,也必定看过动画或影视剧,鹏华丰康债基金年内首次分成 每10份派发0.326元。这是IP运营的优势,上游内容输出之后,中游改编作品成为IP放大器,刺激用户变现的同时,反哺原生IP衍生生命力。

  (《全职高手》剧版)

  而阅文的版权经营收入与开发生品,也象征着以IP为核心的多元变现方式正在成为产业不可逆的趋势,优质内容长期价值的可持续性正逐步凸显,也是对网文市场发布,原本依靠付费阅读为重要变现的局势,正在发生改变,趋于更为多元。

  换句话说,网文市场下半场的战役,在于IP版权运营。这也是为何程武接受阅文集团之后,资本市场会释放利好信息的起因,程武是互联网世界里提出“以IP为中心的泛娱乐策略”第一人,并将腾讯互娱从“泛娱乐”推向了“新文创”。他的掌舵,对下半场主攻IP运营的网文工业与阅文集团而言,也许将发生里程碑式的意思。

  出任阅文集团CEO之后,程武就强调,腾讯新文创将真正开启一个“IP构建”大时代,将来,腾讯将连续推动阅文从“最大的行业正版数字浏览跟文学IP培育平台”向“更强的文学内容生态”升级。

  2019年阅文集团旗下作者达到810万,所有人都应该从这场“合同风波”里看到更主要的货色。作者们在行业震动里处境并不安稳,付费阅读的疲态与外部新形式的冲击,都让中腰部作者倍感压力,而平台并非站在作者的对面,相反,它在试图在付费阅读之外找寻更多可行门路。只是在这场震撼之中,作者与平台未能统一。

  发声的目标不是讨伐,而是沟通。这次合同风波意外暴发,阅文集团尤其是其新管理层,兴许是最想解决行业沉疴、找到平台与作者共赢之法的人。而这个过程里,所有人需要冷静,不要因为情感召举动与舆论风向在非理性的讨伐里失去自我。网文行业从一片荒漠发展到现在局面并不容易,作者与平台之间如无奈良性互动,行业一定无奈繁荣发展,北京通报:一班飞机上最多发现13例确诊病例,这也违背了作者们声讨的根本目的。事件总会被解决,渴望通过这次风波,平台与作者们都能找到新的平衡点,网文内容能迎来真正的春天。

  END

  【配合 | 投稿 |&应聘 | 加群 | 转载】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跟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危险请自担。